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六章 相机

黄清禾是被一股蛮力给强行塞进去的,手腕被周聿泊的大手攥得通红。

她不明白自己这一路因何惹怒了他,使得他现在一脸戾气和不满。

黄清禾的手掌还火辣辣得疼,她从自己的书包里掏出创可贴给自己疼痛发痒的手心贴上。

抬头时,发现周聿泊正解着衬衫扣子,西装外套和马甲被扔在一边,只剩下里面的一件敞开的衬衫。

他也喝了酒,但身上的味道却比林司长好闻太多,反而带着一股波尔多红酒的醇香。

不过,就是身上那股不耐烦的危险气息有些重。

清禾想到这是在套房里,于是不自觉地攥紧了点手中的书包。

可她还没等要说什么,头顶传来男人的质问,“刚刚因为什么哭?”

清禾语塞。

因为和你不清不楚的关系令我感到恶心,还因为杀了阿爸和爷爷把我当成了玩物……

可这些,她只是心里默默想着,并没有说出口。

屋内的沉默很明显让迟迟等不来答案的男人有些不耐烦了。

“过来。”

男人招了招手。

可坐在床角的女孩依旧是一副木讷却倔强的模样,自从下午接她回来就这样。

周聿泊就这样静沉沉看了她片刻。

他的那双大手骨骼凸硬,宽厚的掌心像是块烙铁拉住她细细的手腕。

女孩此时浑身都是彻骨的凉,他的手滚烫,冷热交织化作一股莫名难耐的麻痒在她的血管处流窜滑动。

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后,那双大手细细按着她贴了创可贴的手心上,指腹微曲用力,女孩被压得有些疼。

小声叫了下。

也不知道他这算不算逼供折磨。

但清禾依旧不语。

那副倔到骨子里的样子让男人眉眼压低,灼热呼吸尽数喷洒在她的脖颈处。

“姓林的欺负你了?”

周聿泊打破了这对峙的平静,问了出口。

林司长欺负她吗?

其实不算,只不过是醉酒说出来了心里话,更多的也只是撒气罢了。

她没受到任何实质性伤害,甚至因为林司长,自己拿到了独家新闻。

可只要一回想起来他的话,清禾就心里发紧。

在他眼里是这样,在其他人眼里想必也是如此。

女孩抬眸对视上他的眼,摇了摇头。

“那为什么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