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求唐姨娘帮帮我家那口子吧,他已经被大奶奶送到庄子上去了。”

孙旺媳妇当晚求到瑶光阁时,唐沐瑶才知道曲清如成了侯府的当家主母。

此前不过是暗示了孙旺媳妇几句,让她看清楚陆祈年宠爱的是谁,跟着谁才真的有肉吃,孙旺媳妇便屁颠颠地来表忠心了。

孙旺之所以敢在前院闹腾,也是得了唐沐瑶的纵容。

原想着不管出什么差池,都有她给陆祈年吹枕边风。

毕竟陆祈年才是侯府未来的主子,有这个靠山,怕什么。

谁知失策了。

“快把她弄走,不许再放进来!”唐沐瑶心烦意乱,频频朝陆祈年屋子看,怕他看到。

陆祈年回来后跟她发了很大一通火,她眼下不想再触霉头。

孙旺媳妇最后一丝希望也没了。

“你在跟谁说话?”

瑶光阁远没有主院霜华院大,陆祈年本想找唐沐瑶聊聊,却看到她鬼鬼祟祟的。

唐沐瑶很淡定:“听说夫人把掌家权交给大奶奶了,大奶奶当时便把得罪她的孙旺给送去了庄子。孙旺家的找过来想跟你求情,我知你心烦,这才打发走了。”

陆祈年额角青筋一跳:“她刚当家就如此嚣张?好大的威风!”

“子丰,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我在侯府只能倚仗你,你我若是生了罅隙,我以后可怎么过啊?”

她柔声细语、惶恐不安,妩媚的眼眸里泪光点点,如同雨打过的娇花。

陆祈年哪里舍得她如此,到底是心软了。

“一个人说话语气不同,意思便会大相径庭。你是了解我的,想想我平日的语气便知,我真是好心关怀大奶奶,断无挑衅之意。”

“我摔倒也不是做戏。自入府以来,你多疼惜我啊,压根没人朝我大呼小叫,我便养得胆子也小了。乍然听到大奶奶的丫头斥骂,我当时便吓得气都喘不过来了,眼前一阵发晕,摔下去时还扎了手。”

唐沐瑶可怜巴巴地伸手给他看。

葱白的手指一张开,掌心果然有数道划痕,渗出的血都已经干涸。

陆祈年捏着她的指尖,小心吹了吹:“我竟没发现,伤了怎么不处理?”

一滴泪落到陆祈年的手背:“你生着气,我哪有心思顾这些?”

陆祈年听她说得句句在理,已经不恼她了。

再看她受了伤,便只剩下内疚。

弯下腰就将她打横抱起,